前董事长“落马”、“踩雷”宝能系,广州银行IPO之路“荆棘遍布”

财富独角兽恒心2024-02-05 18:35 大公司
作为广东省资产规模最大的银行,广州银行仍“奔波”于IPO之路。

作为广东省资产规模最大的银行,广州银行仍“奔波”于IPO之路。

转眼间,已将近15年了。

身为唯一一家仍未上市的国内一线城市商行,广州银行倍感“焦虑”。但事实上,早在2009年广州银行就开始着手上市事宜,但随着一连串“拦路虎”的出现,让其IPO蒙上一层又一层的阴影。

经营层面,广州银行业绩增长乏力、资产质量问题堪忧等早已不是秘密;管理层面,前董事长“落马”、管理层超期“服役”屡见不鲜;合规层面,频收巨额罚单,踩雷宝能、恒大等多家问题企业,更是被列为被执行人。

受上述因素影响,虽然广州银行积极推动上市进展,但过程倍显坎坷。

01

盈利能力日渐承压,资产质量拖累净利

广州银行于1996年成立,前身是由46家城市信用合作社组建的广州城市合作银行,2009年更为现名并获准跨区域经营,也就是在这一年,时任广州银行董事长姚建军就曾公开表明上市意图,高喊“三年上市”的口号,但因股权问题致使后续并未能有进展,直到2018年引入战略投资者优化了股权结构,并于同年年报中宣布将全面启动A股上市工作,2020年6月上市申请获证监会受理,同年11月获证监会反馈意见,虽此后更新了招股书但未有更多新进展,直到去年3月深交所受理了上市申请,6个月后更新招股书(申报稿),补充披露了截至2023年上半年的财务数据等信息。此后并未有进展。

作为广州银行IPO路上的第一个阻碍,非业绩增长乏力、资产质量问题堪忧莫属。

在最新的招股说明书上,广州银行提及,截至2023年6月30日,本行资产总额为7964.22亿元,符合第一档商业银行的分类标准,同时也为广东省内资产规模最大的地方法人城市商业银行,资产规模位列主板在审商业银行第1位。

但体量颇大、背靠经济发达的广东省的广州银行,并没有为市场展现出强劲的增长动力,反而净利润却持续下滑,由2020年的44.55亿元先降至41.01亿元,2022年进一步下滑至33.39亿元,降幅达到18.59%,下降幅度远高于去年同期的7.93%。广州银行解释称,“受行业政策调控、信贷风险事件频发等影响新增部分不良贷款,信用减值损失金额增长较快,因此导致净利润有所下滑”。

的确,广州银行的资产质量问题不容忽视,显然属于风险偏高一类。2020年至2023年6月30日,广州银行不良贷款率分别为1.10%、1.57%、2.16%和2.35%,呈逐年攀升的趋势,远超A股银行平均不良率。

资料来源:广州银行招股说明书。

另外,广州银行加权平均净资产收益率已连续10年出现下滑,盈利能力承压早已不是秘密。截至2022年底,广州银行平均总资产回报率、加权平均净资产收益率、扣除非经常性损益后加权平均净资产收益率分别为0.44%、6.70%、6.55%,分别同比下降0.16、2.59、2.69个百分点。

02

掌舵15年的前董事长“落马”,多名高管超期“服役”

谈及姚建军,广州银行可谓是“又爱又恨”。

2001年4月,广州银行(彼时还是前身广州市商业银行)遭遇危机,时任中国人民银行总行监管二司官员的姚建军担任中国人民银行驻广州银行现场监管小组组长,同年7月被正式任命为行长进驻广州市商业银行,先后担任广州市商业银行股份有限公司党委副书记、副董事长、行长,党委书记、董事长;广州银行党委书记、董事长。2017年3月,姚建军辞去公职。

至此,姚建军掌舵广州银行已经超过15年。

期间,姚建军还曾发表过多篇理论论文阐述其对跨区域经营的理念,提出“如何把握跨区域经营带来的机遇,选择合适的发展战略和市场定位,迎接日益激烈的同业竞争和复杂经营环境带来的挑战,将是城商行接下来要面临的重要课题”等,为助力广州银行的发展做出自己的贡献。

但遗憾的是,广州市纪委监委于2023年11月发布消息称,广州银行原党委书记、董事长姚建军涉嫌严重违纪违法,目前正接受广州市纪委监委纪律审查和监察调查。

此外,据最新招股说明书显示,广州银行多位管理层还出现超期限任职的现象。截至2023年6月末,广州银行副行长黄程亮、林耿华、卓华任职期限已远超7年。

资料来源:广州银行招股说明书。

管理层面频出问题,自然也为广州银行的IPO之路增添新的不确定性。

03

合规方面漏洞百出,精准“踩雷”问题企业

广州银行频收巨额罚单,直指存在内控管理漏洞,也为IPO之路添上一层阴影。

2023年11月14日至16日,国家金融监督管理总局广东监管局公布了11张涉及广州银行的11张罚单,罚单总额达到910万元。根据处罚信息显示,广州银行多家分行因未按规定进行贷款风险分类;专项债权融资计划违反规定;违规出具询证函回函等原因被罚。

当然,这并非广州银行首次收罚单。此前广州银行因违反金融统计业务管理规定;违反支付结算管理规定;违反货币金银业务管理规定;违反国库业务管理规定;违反征信业务管理规定;违反反洗钱业务管理规定;违反金融消费者权益保护业务管理规定“七宗罪”被给予警告,并处罚款896.9万元。

另据招股说明书显示,中国人民银行广东省分行(原中国人民银行广州分行)对广州银行开展综合执法检查,并于2023年2月出具了《中国人民银行广州分行责令整改通知书》,指出其存在违反金融统计管理、支付结算管理、货币金银管理、国库管理规定、征信管理、反洗钱管理、金融消费权益保护管理规定等问题。

近年来,在房地产行业“动荡”下,广东的宝能、恒大等房企也深陷债务危机。遗憾的是,广州银行精准踩雷了上述问题企业。

2022年8月,“宝能系”融资平台钜盛华暴雷,债务逾期总额高达375.04亿元,37家金融机构踩雷,10家银行逾期金额共计102.48亿元,其中就包括广州银行。涉及广州银行及旗下支行共计贷款金额34.29亿元,逾期原因皆为流动性困难。

截至2023年6月30日,广州银行作为原告和申请人且单笔涉案争议金额本金在1000万元以上尚未终结的重大诉讼和仲裁案件共96件。其中,纳入表内的单笔涉案争议金额本金在1000万以上诉讼和仲裁案件共47件,涉及本金金额合计约80.21亿元,资产损失准备共计提22.99万元。

资料来源:广州银行招股说明书。

其中,广州银行贷款给深业物流、宝能集团共计32.99亿元;贷款给台山市恒瑞源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恒大地产集团有限公司共计3.2亿元。

另根据中国执行信息公开网显示,去年6月广州银行新增一条被执行人信息,执行法院是广州市天河区人民法院,执行金额为246.98万元。这距离广州银行上一次被列为执行人还是在9年前。

“伤痕累累”的广州银行仍在坚持IPO,结果如何尚需市场给出答案,我们拭目以待。

【本文为博望财经原创,网页转载须在文首注明来源博望财经及作者名字。微信转载请联系(微信公众号ID:AppleiTree),并注明来源博望财经及作者名字。如不遵守,博望财经将向其追究法律责任。免责声明:本网站所有文章仅作为资讯传播使用,既不代表任何观点导向,也不构成任何投资建议。】

猜你喜欢